歡迎來到上海奔來金屬材料有限公司 全國熱線:400-658-2728 請登錄 | 免費注冊 | 聯系我們 | 設為首頁
 
奔來資訊
公司新聞 /page.html
 
您當前位置:首頁 > 公司新聞 >>  行情動態
【奔來Steel】寶鋼武鋼超級合并如何避免淪為下一個渤鋼
發布時間:2019-05-18 18:41:49 | 瀏覽次數:


寶鋼武鋼超級合并如何避免淪為下一個渤鋼

打造“鋼鐵航母”無可厚非,提升產業集中度更是當下鋼鐵產業脫困的根本出路,但應強調“企業自主、市場主導”,切忌揠苗助長。

 

渤海鋼鐵千億負債尚未解決,中國兩大核心鋼鐵央企又要被生拉硬拽在一起。盡管官方和業內都找到了各種“合并有益”的理由,卻依然難有說服力。

 

身處上海的寶鋼,和地處江城武漢的武鋼,前者是粗鋼產量全國第二、盈利排名最前列的“后起之秀”,后者是粗鋼產量全國第六、近年成為虧損大戶的“新中國首家特大型鋼企”。二者合并“緋聞”早已有之,當事企業高層在公開場合卻多次辟謠否認。如今一紙公告,再次驗證“謠言是遙遙領先的預言”。

 

官方將這項震驚行業內外的“超級大合并”,置于供給側改革的框架之下。發改委主任徐紹史在“寶武合并”公告發出不到一小時內,即對外表示,該項合并是“基于去產能的考慮”。

 

這一解釋固然有道理,實際效果卻有待質疑。國資委下屬單位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提出,要通過兼并重組,形成1-2家超億噸粗鋼產量企業。“寶武合并”或正是奔著這一目標而去,甚至想最終超越安賽樂米塔爾,成為全球第一。在這一“求大”的背景下,就算“寶武”在合并后,淘汰掉各自旗下的八鋼、鄂鋼、昆鋼等部分落后產能,淘汰的數量恐怕也不會太多。

 

業內多認為,“寶武合并”將強強聯合、取長補短,發揮協調增益效應。例如,寶鋼湛江項目和武鋼防城港項目均在華南,且產品雷同,合并后大可避免重復建設,統一布局;“寶武”合并后也將在硅鋼領域占領統治地位;在物流方面也可能將形成互補,降低成本。更重要的是,通過試水這兩家大央企合并,示范帶頭,再推動整個鋼鐵行業的兼并重組,從而提升產業集中度。

 

這套邏輯聽起來令人振奮,卻也似曾相識。2007-2011年間,中國鋼鐵業也曾掀起“兼并重組潮”。寶鋼重組八鋼、韶鋼,武鋼重組昆鋼、柳鋼,首鋼重組水鋼、長鋼、通鋼,以及鞍山鋼鐵集團與攀鋼重組等;同時,區域內鋼鐵集團密集涌現,山東鋼鐵集團、河鋼集團、渤海鋼鐵集團先后成立。

 

這些重組在著手之前,無一不描繪著上述“強強聯合、互補增效、提升產業集中度”的美好愿景。結果如何,已經非常明了。因內部協調效應差,無力抵御市場寒冬,上述合并多有“分家”。渤海鋼鐵至今躺在近2000億債務的“血泊”中未能起身。

 

應從倒下的“渤鋼”們身上汲取的教訓是,“兼并”只是手段,“融合”才應該是目標。正是企業兼并后無法融合,才導致愿景與現實之間出現“斷崖式”落差。而企業無法融合,在于管理機制,以及企業文化之間無法形成一致。

 

這也是為什么“拉郎配”重組必須被擯棄的根本原因。此次“寶武”合并,雖無準確消息說明雙方在重組意愿上是完全被動的,但可明確的是,身為二者同一實際控制人的國資委,在其中發揮著絕對主導作用。事實上,雙方高層均在此前辟謠時表達過“寶武”合并“不可行”,由此可推,完全自愿重組的概率不大。

 

外界認為,在內部協調管理方面,“寶武”合并后有兩大優勢。一是同屬國資委管理,與部分鋼鐵企業分屬不同地方國資委管理有所不同;二是武鋼董事長馬國強,此前曾在寶鋼供職長達18年,并擔任過寶鋼集團副總經理、總會計師,以及寶鋼股份(600019.SH)總經理,因而被認為在協調“寶武”內部運營管理層面,將發揮減少磨合的效用。

 

這一效用究竟有多大,同樣值得懷疑。首先,“寶武”合并后,馬國強是否將出任“掌舵者”,暫未可知;其次,縱然馬國強有濃厚的“寶鋼情結”,但武鋼長久積累下來的企業文化必將牽制馬國強的諸多決策。

 

“寶武”之間在管理機制與企業文化層面存在極大差異。寶鋼在1978年成立之際,正值改革開放的發端期,中國開始逐步向市場經濟轉向。彼時,地處內陸腹地的武鋼卻已在計劃經濟體制中摸爬滾打了20多年。相比于后起之秀、一身輕松的寶鋼,武鋼顯然有更多歷史包袱。這也為其后來因“債多、人多”而陷入持續虧損困境埋下伏筆。

 

不僅如此,盡管“寶武”均為國資委直管央企,稅收卻在當地。滬鄂兩地政府在“寶武”合并后如何分配利益,也是一個棘手的問題。倘若未能協調周全,在內部代表不同地方利益的管理者層面,勢必將引起摩擦,甚至混亂。

 

中央政府希望通過“寶武”合并,進一步推動鋼鐵等產能過剩行業的兼并重組,深化落實供給側改革,幫助這些支柱型產業走出低迷,從而帶動經濟重拾增長動力,這是毫無異議的。但相關政府官員同樣指出,國企兼并重組要堅持“市場化運作、企業為主體、政府引導的原則”。

 

打造“航母”無可厚非,提升產業集中度更是當下鋼鐵產業脫困的根本出路,但應強調“企業自主、市場主導”,切忌揠苗助長。否則,為了一點可能去掉的產能,將兩大央企拉下水,變成下一個“渤鋼”,得不償失。一味追求表面集中度,則毫無意義。

 

“寶武”究竟將如何戰略重組,目前方案尚未發布,一切還有可商討的余地。值得特別關注的是,國企改革應當與供給側改革、國企兼并重組等戰略舉措并舉,通過去行政化改革,切實提升國企運營規范程度和效率,以從根本上解決兼并重組后的協調管理問題。這固然不能一蹴而就,但也必須加快議程。

 

 
關于奔來
 
公司新聞
 
產品中心
 
服務中心
 
企業二維碼
上海奔來金屬材料有限公司
Copyright@2003-2016 benlai all rights reserved
備案編號:滬ICP備16023899號-1 合作伙伴:上海奔來金屬
上海工商
網站建設:創世網絡
黄大仙一肖中特网香港马会免费资料大全正板马会免费资料大全